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热图 > 内容详情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_《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正文 233把柄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黄石新闻网 -[收藏本文]

    在封从嫣充满希冀的目光中,端木绯摇了摇头道:“封姑娘,我也不会玩……”

    她今晚才刚刚学的双陆,还是初学者。

    虽然她刚才赢了涵星几局双陆,但那不过是因为涵星的双陆水平只是三脚猫的功夫,这要是对上封炎或者其他的双陆高手,她这个总共才下了五局的人早就被打得落花流水。

    她可不想误人子弟。

    “端木四姑娘……”封从嫣忍不住出声打断了端木绯。

    她没想到自己好声好气地请教对方,对方竟然睁眼说瞎话地说自己不会玩双陆,明明刚才她还在与四公主玩双陆,现在却拒绝了自己。

    她委屈地扁了扁嘴,眼睛一下子好像兔子似的红彤彤的,嗫嚅道:“你不愿意教我就算了,为何要骗我?”

    说话间,不远处的端木纭、舞阳和慕祐显一行人朝这边走了过来,端木纭也听到了这番对话,不禁微微皱眉。

    端木纭最看不上这种没事就知道哭哭啼啼埋怨别人的人,也不知道这副委屈的样子是摆给谁看的。再说了,她的妹妹又不是欠了她的,别说妹妹才刚开始跟人学双陆,就是本来就会,不教怎么了?!

    不过,端木纭没有说话,反而是看向了封炎。

    “封从嫣,你要哭回去哭,别在这里扰人兴致!”封炎一边又丢出了两个骰子,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漫不经心地瞟了封从嫣一眼,那轻描淡写的语气仿佛在打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封从嫣仿佛被人又在脸颊上打了一巴掌般,脸色微白,眼眶中的水光更浓了。又是为了端木绯!为了端木绯,大哥不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斥责自己!明明不是自己的错。

    端木纭在后方勾唇笑了,看着封炎的目光露出一抹近乎慈祥的笑意,对封炎维护妹妹的言行还颇为满意。

    “蓁蓁,”端木纭笑着上前,在封从嫣身旁走过,却看也没看她一眼,径直地走到了端木绯的身旁,让她看她篮中的鲜花,“刚刚我和舞阳去那边赏花,看芙蓉花开得不错,就摘了一些,待会我们拿回去插瓶。”

    端木绯笑眯眯地看着篮中的芙蓉花,随手捻下了一朵,道:“姐姐,这朵开得最艳,我给你簪上。”

    端木纭一向唯妹是从,立刻就俯首由着妹妹替她把花簪在了鬓发间,玫粉色的芙蓉花娇艳欲滴,衬得原本就明艳的少女如悄然绽放的芙蓉般清丽脱俗,令人移不开眼。

    耿安晧盯着端木纭那红润如花瓣的脸颊,目光几乎呆滞了。

    “大哥,”耿听莲却是蹙眉看着端木纭和端木绯,在兄长的耳边不敢苟同地低声道,“你看,那端木四姑娘为人恃才傲物,目下无尘,小小年纪就趋炎附势,谄媚公主,可是端木大姑娘却对此视若无睹,任之纵之……像她这样毫无立场,以后她若是嫁进国公府,元娘只会被她教坏的……”

    耿听莲说得义正言辞,却不想耿安晧仿佛根本就没听到般,目不转睛地看着端木纭,目光越来越灼热,下意识地朝端木纭那边走了过去。

    “大哥!”耿听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都到了这份上,大哥还对那个端木纭执迷不悟。

    耿听莲这一声唤也吸引了慕祐显的注意力,朝兄妹俩的方向望了过去,目光停在了耿安晧的身上,眸光一闪。

    慕祐显早就注意到了,耿安晧一晚上都盯着端木纭,其心思昭然若揭。

    慕祐显不动声色地抿了下嘴角,笑着上前了两步,与耿安晧搭话道:“耿世子。”

    他不动声色地挡住了耿安晧的去路,也挡住了对方看着端木纭的目光,笑道:“原来世子在这里啊,怎么不去和大家一起玩玩?”说着,慕祐显朝那群正在投壶的公子们望去,俊朗的脸庞上笑容和煦。

    耿安晧还没说话,后方的封元质已经抢在他之前对着慕祐显说话道:“大皇子殿下,不如我们一起过去玩吧。”封元质大步流星地走到了慕祐显身旁,语气中透着一丝讨好。

    被众人遗忘的封从嫣呆呆地坐在那里,看看封元质,又癫痫大发作的危害看看封炎,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见谁也不理自己,全都自顾自地在玩,她心里更委屈了,泪水自眼角吧嗒吧嗒地落了下来。

    她忽然站起身来,小跑着朝园子口而去,却根本就没人叫住她。

    封从嫣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抛弃似的,越跑越快,越跑越快,抹着眼泪一路跑回了封家的落脚处。

    “母亲……”

    封从嫣哭哭啼啼地投入了一个三十余岁的美妇怀中,娇躯在对方温暖的怀中微微颤抖着,抽抽噎噎。

    “嫣姐儿,你怎么了?”美妇轻轻地拍着封从嫣的背,语气神态中透着一抹心疼。

    美妇身穿一件银红色缠枝菊花纹刻丝褙子,底下一头玉色撒花罗裙,皮肤白皙,双眸如水,一头乌黑的头发挽了个妩媚的坠马髻,插着一支赤金点翠如意步摇,那三串金珠流苏垂在颊畔,摇曳生辉。

    她正是封从嫣的生母,封预之的平妻江氏。

    “母亲,大哥他为什么要这么待我?”封从嫣哭得可怜兮兮地从江氏的怀里抬起头来,把刚才发生在翠微园里发生的一切都说了一遍,泪水无法抑制地又从眼角滑落,泪珠晶莹如水晶般。

    江氏心疼地拿着一方帕子替女儿擦去了泪水,安慰道:“嫣姐儿,苦了你了。说到底,你大哥都是在怨我,才把不满发泄在了你身上。你别往心里去……”

    话音未落,门帘被人从外挑起,一个青衣丫鬟进来了,恭声禀道:“夫人,驸马爷回来了。”

    江氏眸光一闪,柔声对女儿又道:“嫣姐儿,你先在这里等我。”

    江氏又安抚了封从嫣两句,就往外面的堂屋去了,只见封预之面沉如水地跨过了门槛走了进来。

    “爷。”江氏急忙迎了上去,对着封预之屈膝福了福,柔声问道,“您可有见到公主?”

    封预之眉心微蹙,目光沉沉,沉默地在一旁的一把圈椅上坐了下去。

    他刚才趁着封炎不在畅月宫,就又去了一趟那里,想求见安平,但是安平还是没见他。

    江氏一看他的面色,心里哪里还不知道结果,幽幽地叹了口气,自责地说道:“爷,这都是因为我……才会让爷和公主有了嫌隙……都这么多年了,公主她还是……”

    说话间,丫鬟立刻手脚利落地上了茶。

    “不怪你。”封预之端起茶盅,却又放下,神色复杂地说道。

    当年,伪帝事败自刎,大盛朝瞬间翻天覆地。

    安平是伪帝的胞妹,必然会受牵连,而他是安平的驸马,为了封家,他也一定要有所抉择的,所以他立刻求娶了江宁妃的庶妹,当时江家并没有拒绝,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封预之当时都仔细设想过了,只要封家安稳了,他才能在暗中支援安平,让安平不会受太多的苦。

    没想到,皇帝为了表示宽仁,只是撤了安平镇国长公主的封号,而安平也立刻向他提出了和离。

    他当然不愿意和离,从那之后,安平就带着襁褓中的封炎避居公主府,几年都没有踏出公主府一步,也不让他进府,他们俩从此形同陌路。

    这一眨眼都十五年过去了,安平的心就如那冷硬的钢铁般,竟一点也没有软化的迹象。

    而他扪心自问,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安平、为了封家,为什么安平不愿意体谅一下自己的不得已?

    说到底,就是在安平心中,自己始终没有那么重要吧……

    封预之的嘴角抿出一个嘲讽的冷笑。

    江氏看着他的脸色,捏了捏帕子,又叹道:“哎,这本是我们上一辈的事,我受点委屈也不算什么,可是嫣姐儿……”江氏欲言又止地噤了声。

    封预之抬眼朝江氏看去,皱眉问道:“出了什么事?”

    江氏又犹豫了一下,就把刚才封从嫣在翠微园受了委屈,哭哭啼啼地跑回来的事昆明癫痫治疗的偏方大致说了,最后心疼地说道:“只可怜了嫣姐儿是真心视阿炎为长兄。”

    封预之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失望地摇了摇头,斥道:“阿炎他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他就跟他娘一样……固执!”

    “而且,越大越不知分寸,一会儿去北境历练,一会儿去五城兵马司,一会儿又莫名其妙地去户部搞什么盐引制?这不是得罪人吗?”

    “他别忘了他姓封,这不是没事替我们封家招人怨吗?!”

    封预之喋喋不休地抱怨着,只觉得额头一阵阵的抽痛,抬手揉了揉眉心。

    “爷,您可是又头疼了?妾身来帮您揉了揉吧。”江氏起身走到封预之身侧,先用热烫的茶盅捂热了手,这才把纤纤玉指搭在他的太阳穴上,熟练而温柔地帮他揉捏着,温顺体贴。

    封预之的嘴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要是安平也像江氏一样体贴,他们俩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江氏徐徐地给他揉按着头部,柔声安慰道:“爷,阿炎还小,心性还没定,难免就一时贪新鲜什么都想试试,等再过两年,他大了,成家立业,自然也就知道爷您的一片慈父之心。”

    封预之长叹一口气:“你也不用替封炎那个逆子说话了,反正我们封家也不指望他了……只不过……”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面沉如水。

    江氏眸光一闪,又劝道:“爷,孩子要慢慢教……”

    她话还没说完,封预之忽然就站起身来,形容之间难掩烦躁之色,喃喃道:“不行,我还是必须见一见安平才行……”

    说着,他来回地在屋子里走动着,嘴里近乎无声地嘀咕着:“安平这么做,不止会毁了她自己,还会毁了封家……”

    既然他已经发现了那件事,就决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安平把大家都拖入深渊……

    看着封预之焦躁的样子,江氏笑得更为温柔恭顺,提议道:“爷,要不我替您跑一趟公主府……”

    “不用了。”封预之又一次打断了江氏,这一次语气近乎粗莽。

    话出口后,他也觉得自己的语气过于严厉,又放柔音调,说道:“你去,无论说什么,安平恐怕都听不进去。”

    封预之沉吟着道:“虽然安平对两个孩子不好,但是她终究是孩子们的嫡母……你跟两个孩子说说,让他们趁着这次秋猎,多去安平那里走动走动。这次出来,安平不可能一直待在畅月宫里不外出的,有的是见面的机会。大家现在多处处,等秋猎后,安平回了封家,生活在一起才不会生疏了。”

    江氏似乎有些意外,怔了怔,就立刻贤惠地福了福身:“是,爷。妾身一定让让他们日日都去给公主请安。”

    夜渐渐地深了,不到二更天猎宫就陷入了一片沉寂中,众人都早早地回了自己的宫室养精蓄锐,明早秋猎才算是真正开始。

    次日,由那呜咽的号角声拉开了秋猎的帷幕。

    一连串繁琐的祭天仪式后,皇帝就正式宣布秋猎开始了。

    皇帝率领一众臣子、勋贵与世家子弟浩浩荡荡地策马进入猎场,在那阵阵如轰雷般的马蹄声远去后,猎台附近就只剩下那些夫人与姑娘们。

    接着,一些将门贵女也背了弓箭,带上了长鞭长剑,也跟着三三两两地进了猎场。

    看着那些贵女英气勃勃地策马离去的背影,端木纭也有些跃跃欲试了,眸子炯炯有神。原本她在北境时,也是自小跟随父亲一起打过猎的。

    知姐莫若妹,端木绯立刻就看出了端木纭的意动,就笑嘻嘻地怂恿大家道:“姐姐,舞阳姐姐,涵星表姐,我们一起去打猎吧!”

    端木绯说着忍不住朝猎场的方向望了一眼,确定看不到某人的背影,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封炎跟着皇帝进了猎场,接下来的两三天,他想必也会跟在皇帝身边,自己应该暂时安全了。

    昨天一晚上,大概是睡前想太多了,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封炎半夜突然来找她,质问如何治好癫痫病她,轻薄了他难道就不打算负责……

    那一幕惊得她瞬间就清醒了过来,直喝了一杯安神茶,才又睡下了。

    可是周公没有放过她,接下来的一晚上,她都在做噩梦,一会儿梦到封炎背着她坐在一把小凳子上磨刀霍霍,一会儿又梦到一脚踩在她的右腕上说,既然是她的右手轻薄了他,就留下她这只手吧,吓得她一夜不断地被惊醒,以至于根本就没睡好。

    端木绯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掬了把同情泪,又瞪了自己的右手一眼。都是这只手犯的错!

    “大皇姐,纭表姐,”涵星早就跃跃欲试了,迫不及待地附和道,“秋猎一年才一回,可能不浪费了!”她已经背上了弓箭,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

    其他几位姑娘互相看了看,也都纷纷附和。

    几位公主、郡主要进猎场,当然不能轻慢,舞阳立刻叫了四五个禁军陪同,众人费了一番功夫,做好准备后,狩猎的队伍就浩浩荡荡地朝着山林间出发了。

    “大公主殿下,四公主殿下……请留步。”

    一个有些怯懦的女音从后方传来,声音听着有些耳熟。

    端木绯一行人停下了步伐,纷纷地回头望去,只见三四丈外,一个着翠色骑装的少女骑在一匹黑马上缓缓地踱着步子朝这边走来。

    在场的众人都认识她,她是京营总督魏永信的长女魏如娴。

    魏家女本来出身尊贵,可是这一代的魏家女却不过是个笑柄,只因如今的魏家出了一个比正室还要嚣张、得宠的妾室柳蓉,因此京中贵女都不喜与魏家女往来,免得降低了自己的格调。

    端木绯看着魏如娴微微皱眉,想起这位魏姑娘的母亲刚去世不久,照道理说,她应该还在守孝,怎么不但外出来了猎场,还穿了这么一身鲜嫩的衣裳。

    魏如娴又让马儿往前走了几步,一旁的几个禁军士兵往一侧退开了些,让出一条道来。

    “大公主殿下……”魏如娴的手紧紧地抓着马绳,手背上青筋凸起,纤细的身子僵直,眼底藏着一抹惊慌失措以及期盼。

    舞阳沉默地看了魏如娴片刻,长叹了一口气道:“魏姑娘,你也一起来吧。”

    魏如娴顿时如释重负,怯怯地一笑道:“多谢大公主殿下。”

    四人又调转方向,继续策马往山林的方向走去,山道崎岖狭窄,她们都谨慎地放缓了马速。

    虽然此刻已经是深秋,但是山林中还是一片青葱葳蕤,郁郁葱葱。

    姑娘们沿途说说笑笑,看看风景,赏赏花木,对于她们而言,不像是来狩猎的,更像是来踏秋的。

    涵星和端木纭策马走在了最前面,两人一边走,一边还在不时聊着骑射的心得,涵星信誓旦旦地说着今天决不会空手而回。

    至于舞阳和端木绯则落在了后面,舞阳似乎是憋了一肚子的话,悄悄地与端木绯抱怨道:“……这魏家实在是太没规矩了!”

    舞阳对魏家一向看不上眼,五月底魏夫人吴氏过世,舞阳甚至对端木绯说过,她怀疑魏夫人是被魏永信的宠妾柳蓉弄死的。

    舞阳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嘀咕道:“母后也不知道在顾虑什么,这种时候就该直接懿旨申斥魏家。”皇后一直没表态,这魏家就越发无度了。“听说那个柳蓉把魏如娴还有其他魏家公子姑娘的孝服全都一把火烧了,不许他们为母守孝,还在孝期就带着魏家姑娘们到处走动。”

    魏永信是皇帝的宠臣,皇帝对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显然,这一次魏如娴会来秋猎,应该又是柳蓉的意思。说不得这柳蓉就是想让人看看,魏家是谁在做主。

    说话间,两人不由朝前面魏如娴那清瘦的背影望了一眼。

    端木绯刚想说什么,正好看到最前面的端木纭忽然在马上拉弓搭箭,然后放箭,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

    下一瞬,那支羽箭已经“嗖”地离弦而出,如一道流星般划破空气,迅速地朝前方的一丛荆棘丛射去。

    云南癫痫专科医院一刹那,时间似乎停滞了一瞬,几位姑娘都望着箭射出的方向。

    “射中了!射中了!”涵星第一个叫了出来,乐得好像是她射中的一般,“纭表姐,你射中了!”

    随行的一个禁军士兵立刻策马飞奔了过去,一个俯身就轻轻松松地把猎物捞了起来,一直送到了端木纭和涵星跟前。

    舞阳和端木绯也策马围了过去,只见端木纭射出的那支羽箭一箭从颈部射穿了一只肥硕的獾子,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端木绯毫不在意,小脸上绽放出璀璨如旭日的笑容,兴奋地直鼓掌道:“姐姐,你太厉害了!”她的姐姐简直就是上得厅堂,下得猎场,知书达理,落落大方,简直无一处不好!

    “是啊是啊。”涵星在一旁忙不迭地直点头,“纭表姐,你刚才的那一箭真是挥洒自如!待会一定要教教本宫!”

    这才进山半个多时辰,她们就有了收获,姑娘们一个个都兴致勃勃的。

    舞阳笑容满面地提议道:“本宫在父皇那里看过猎场的猎物分布图,再往前面走,应该有一处溪流,溪流旁是一片鹿群的聚集地,干脆我们过去看看,没准还能有收获!”

    大家正是兴致高昂的时候,一个个雄心勃勃的,纷纷应下。

    于是,舞阳自高奋勇地为大家带路,几人穿过前方的一片梧桐林,一路西行……

    她们在山林间走了近一个时辰后,却还是没找到舞阳说的那什么溪流,四周除了树还是树。

    舞阳停下了马,不太确定地四下打量了一圈,然后又指了指太阳的方向,“东边,没错……应该往那边走。”

    端木绯听着舞阳明显没什么底气的话,忍不住清了清嗓子。

    哎,她早该想到的,舞阳根本就不识路!

    骑了一个多时辰的马,涵星的额头已经溢出了一层薄薄的香汗,她拿出一方帕子擦了擦额角的汗水,娇声道:“大皇姐,我们歇息一会儿……”

    她的话音还没落下,就听舞阳和端木绯齐齐地脱口而出道:

    “父皇!”

    “皇上!”

    灿日高悬的方向,十来个骑着骏马的身形从一片松林中三三两两地走了出来,为首的男子着一袭明黄色五爪金龙骑装,正是皇帝。

    皇帝的身后除了那些随行的锦衣卫与禁军外,还有数道熟悉的身影,封炎、岑隐、君然、二皇子慕祐昌几人都在其中。

    封炎的目光立刻就朝端木绯望了过去,凤眸灼灼发亮,而端木绯几乎是不敢直视他,只要一看到他,就想起梦中的一个个画面:半夜出现在她床头的封炎、霍霍磨着菜刀的封炎、嗜血地盯上了自己的右手的封炎……

    端木绯心口“砰砰”地乱跳,觉得心脏都快从喉咙口跳出来了,心里哀叹道:舞阳实在是太会“带路”了!

    皇帝一行人在猎场里狩猎已经近两个时辰了,当然是收获颇丰,那些禁军士兵马上的箩筐里沉甸甸的,全是猎物。

    五个小姑娘纷纷下了马,上前给皇帝行了礼。

    皇帝与舞阳、涵星随意地寒暄了两句,有些意外地发现其中一匹马上挂的箩筐里已经有了一头猎物,还是一箭毙命。

    皇帝挑了挑眉,随口问道:“这野獾是谁猎的?”

    “回皇上,是臣女。”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骤然响起,引得四周的舞阳、涵星几人都朝穿着一件粉色骑装的端木绯望了过去,端木绯今天梳了一个双螺髻,看着十分可爱。

    璀璨的阳光下,她对着皇帝笑得一派天真烂漫。

    ------题外话------

    早上好!双十一买得愉快不?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