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单机 > 内容详情

赴美IPO中概股抢跑上市:估值难定 首日破发频繁

时间:2018-12-26来源:黄石新闻网 -[收藏本文]

  作者 |康路 发自纽约

  编者按:

  2018年是个历史“大年”。

  这一年,和各个行业都在发生显著变化,从金融行业去杠杆到大波动,从地产调控深水区到消费领域新格局,我们各个生活侧面也在随之调整;

  这一年,互联网创业公司上演了一场集体IPO盛宴。这股新生力量正在成熟,改变着中国商业的生产力方式和生产关系结构;

  临近岁末,同时处于这个信息泛滥但优质信息稀缺的时代,《棱镜》希望从金融业、资本市场,以及地产、消费、文娱等重点产业领域入手,复盘他们的这不平凡的一年。我们希望,这一叠历史底稿的作用不仅仅是总结过去,更重要的,是让我们砥砺前行于未来。

  是为“2018这一年”系列第五篇。

  2018年的美股市场记录了纽交所第一次“直接上市”成功、46家“特殊收购目的”公司(SPAC)融资97亿,也见证了时隔8年之后的又一波中国公司“赴美小阳春”。

  Renaissance Capital的年终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在美国上市融资的公司达到190家,融资总额同比增长32%,达到470亿美元,是四年来的最高水平。这近200家美国资本市场IPO中,有32家来自中国,募资总额达到89亿美元。在上市节点的选择上,除了因为依托于的商业模式逐渐走出青涩之外,资金回笼的压力成为外因。

  IPO交易大幅回升的同时,首日破发、下调估值的现象,如影随形。2018年中国公司争先恐后抢滩资本市场的背后,有宽松货币环境走向末端时降杠杆的集体焦虑、全球各大交易所对上市生意的你争我抢、也有新经济企业以上市为支点抢时间、抢人才、抢品牌效应的竞争紧迫感。

  年末,当人们重新想起2018年各大交易所里此起彼伏的上市敲锣声的同时,也许会重新反思这波“速度和激情”――在凛冬预期到来之前,必须找到事半功倍的办法,别无选择。这一年,市场曾经以不确定的眼光去看待未来,也会在谨慎中更加清醒――到底哪些是有价值的科技和产品。

焦作治癫痫的医院可靠吗

  竭尽全力抢夺中国独角兽

  这一年,纽交所高级总监兼国际上市部总裁埃里克斯・伊布拉欣(Alex Ibrahim)接受中文媒体访问或参加敲钟时,会特地系上红色领带,以拉近和中国企业的距离,其中一条印有小狗图案的红底领带出场次数最多。他的中国团队在年初就提醒他,今年是中国农历狗年。几年前,他在同事的推荐下开始使用微信,既能和中国团队和客户保持沟通,也能了解中国商业社区正在发生的变化。

  2018年,所有在美IPO企业中,共有10家募资金额超过10亿美元。其中,四家来自中国,分别是腾讯音娱、蔚来、爱奇艺和拼多多。“中国公司无疑是美股IPO市场的重要参与者,也是我们想要吸取的对象。”埃里克斯对《棱镜》表示。

  交易所同样也认识到了中国公司的价值。2018年,纳斯达克亚太区主席、资本市场和新挂牌业务高级副总裁麦柯奕(Bob McCooey)去亚洲出差8次,7月几乎大半时间都呆在中国,除了和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高管维护关系之外,也锁定后续的“新来客”。麦柯奕已经习惯一天内往返:前一天还在上海与梁建章一同敲响携程上市15周年的开市钟,第二天就出现在纽约360金融IPO现场,给高管团队赠送纳斯达克纪念品。

  纽交所和纳斯达克的发展历史中,中国超级互联网公司都曾划下里程碑刻度:2005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百度IPO当天曾暴涨354%;2014年在美股IPO中,巴巴在纽交所融资250亿美元,创全球记录。

  但抢夺独角兽的竞争正在变得越来越拥挤。2014年因拒绝阿里巴巴而错过中国大陆创新浪潮的香港资本市场,在2017年底开始积极拥抱“新经济”,最终在2018年问鼎全球最大IPO市场。2017年12月18日,港交所发布《有关建议设立创新板的框架咨询文件》的市场《咨询总结》,宣布接纳采用“同股不同权”的新经济公司赴港上市。多名在港金融人士曾对《棱镜》表示,“没想到港交所赶在圣诞节假期之前公布。表明决心,甚至略显着急。”

  2018年,港交所的IPO募资金额最终达到357亿美元,超过纽交所。港交所在2018年的IPO火爆的场景定格在一天8家公司敲四个锣的盛景上。两家估值超过500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小米和美团,也花落香港。

北京癫痫专科三甲医院

  在小米美团之后,位列超级独角兽前几名的、滴滴等,正成为各大交易所新一轮争夺的对象。埃里克斯已经筹备2019年的中国行程,最早一次将在中国的春节之前完成。

  在抢跑中遭遇破发

  2018年IPO交易回升的同时,“破发”、“市值腰斩”和“流血上市”等现象也如影随形,在夏季过后,表现得尤为明显。

  “上半年决定启动IPO,7月份第一次秘密交表,10月份公开交表,然后美国各大股指就开始狂掉。”360金融上市当天,CEO徐军对《棱镜》回忆一波三折的上市路程,“10月份来美国‘测水温’的时候,美股股指每天都掉800点。”

  对于行业来说,年业爆雷频发以及降杠杆的大环境,不仅让冲击IPO的公司面临上市前的业绩陡降,也让其在解释业绩发展前景时,增加难度。多家互联网金融公司推迟上市时间表或下调募资规模。

  1月份开始启动上市的微贷网,5月份已经向美国证监会进行非公开交表,8月10日通过美国证监会审核并进行公开交表。但直到11月15日,微贷网才得以登陆美股市场,几乎跨过了一整年。

  “上半年的行业调整对我们影响并不大,但七八月份整个行业出现大问题,持续两个月。”微贷网CFO李晋翔在回顾上市历程时对《棱镜》表示。更新后的招股书页记录了微贷网在7、8月份面临的资金大幅流出,流出资金大概为13亿元,累计逾期率增幅达31.63%,“所幸9月份回到了上半年的平均水平。”

  好不容易等来业绩回归,美国迎来11月中期选举,国会两党格局未定,美股无方向,也再次给全力冲刺IPO的中国公司拉下“刹车闸”。微贷网最终把路演和上市的日期,都定在美国中期选举尘埃落定之后。但募资额和递交招股书时相比,已经折半。

  2018年年内在美上市的金融科技公司中,优信二手车募资达到2.25亿美元,小赢科技募资达1.05亿美元,其余大多在1亿美元募资额以下。相比之下,2017年第四季度上市的趣店募资约9亿美元(10月17日) ,拍拍贷募资的金额为2.7亿美元(11月9日),乐信募资1.08亿美元(12月22日)。

  “已经上市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接连破发并大幅下挫,给后续上市的金融科技公司造成估值压力。”<湖北看癫痫哪家专业/p>

  一位参与多个互金项目的天使投资人对《棱镜》表示,同一行业2018年下半年上市的难度,几乎是前一年的三倍。

  除了互金行业面临的行业大调整之外,年内四次加息、宏观经济面疲软引发需求不振,也导致机构和散户超额认购水平普遍偏低。

  Renaissance Capital的年终报告显示,2018年在美上市的中概股中,大多跌破发行价,这些IPO首日涨幅也远低于上涨11%的历史平均水平。

  但无人知晓,如果因为估值而推迟上市是否是更好的选择。随着Uber、Lyft等超级独角兽即将在2019年IPO,市场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加速抢跑上市,成为一批已经启动IPO流程的公司无奈选择。“除非能在一级市场拿到新一轮融资、且早期投资人没有资本回笼压力,否则如果超级独角兽IPO情况差于预期,将可能导致后续IPO窗口的关闭。”一位美股投资人对《棱镜》表示,2012年,成立八年的Facebook IPO未达预期,就曾一度打击市场信心。

  中国“新物种”估值难定

  和上一轮中国PC时代互联网企业上市热潮不同的是,此轮上市的中国企业打着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烙印,让海外投资人无论在认购时、还是上市后,都需花费更多时间理解增长前景,计算估值模型。

  曾经有一段时间,为了帮助海外市场理解中国企业的商业模式,以“中国版的谷歌”、“中国版的亚马逊”、“中国版的脸书”的“标题党”兜售,成为投行的套路,既拉近熟悉度,也介绍参照系。但拼多多、腾讯音娱、哔哩哔哩等商业模式,让缺少美国对照系的海外投资人理解起来颇费一番周折。

  在腾讯音娱的美国路演中,曾经被海外投资人多次问及,和付费率高达45%的流媒体平台Spotify相比,腾讯音娱的付费转化率不到5%,为什么能够获得13.19亿元的年利润?令人感到惊讶的还有拼多多,这家成立仅三年的公司在人们觉得局势已定的中国领域汇聚超过3亿活跃买家,千亿规模的年GMV。从成立到达到千亿GMV,淘宝花了5年,京东花了10年。

  “拼多多在海外没有准确对标物。”汤普金国际咨询公司副总裁迈克尔・扎克尔(Michael Zakkour)曾对《棱镜》表示,这是一个植根于中国特殊经济治癫痫的中药文化土壤的原创新物种。“拼多多在中国的成功,有它独特的土壤,包括电商的高渗透率、的普及、以及中国人习惯集体行动的文化指向。”迈克尔・扎克尔(Michael Zakkour)曾举例称,中国人觉得被朋友拉在一个群里去做一件事情很自然, “你几乎可以把它(拼多多)想象成中国的人际关系网在领域的重新呈现。”这和把陌生人基于“物超所值”而连接在一起的团购鼻祖“Groupon”的模式,已经不是同一物种。

  拼多多并非个例。即使是在上市时挂着“中国版奈飞”头衔的爱奇艺,在创始人龚宇眼中也是个比奈飞复杂得多的“物种”――除了类似奈飞的订阅模式之外,爱奇艺还具有多元的收入来源,包括广告以及横跨游戏、电商等多种形式的服务收入。虽然龚宇曾经在上市时提及,爱奇艺的初始,是百度任旭阳介绍的美国Hulu模式――不做UGC,只做长视频,只做专业内容,只卖广告,免费给用户看。但发生在2009年9月27号的那次谈话并没有让爱奇艺止于Hulu模式,而是走出了有中国特色的文娱变现模式。

  新经济模式缺乏参照叠加宏观市场的悲观情绪,让海外投资人在年内IPO认购时更加谨慎。一位美股中型人对《棱镜》表示,新经济模式的难以估值,让投资社群在2018年夏季之后更看重市场情绪。在美股暴涨暴跌的年末,腾讯音娱在纽约中城路演时的三百人大厅几乎坐满且提问积极,成为其是否买入的判断凭据之一。

  上市只是阶段性里程碑,能否在二级市场资金池获得长期认可,为公司获得持续的输血来源,将取决于新经济公司进化和变现的能力。

  抢时间窗口上市的敏感性和敏捷度,并非中国公司专有。1997年,贝索斯决定让创立刚三年、年收入不到1600万美元的亚马逊上市后,团队在12天之内准备完招股书,几乎是当时同类准备时长的三分之一。在招股书里,亚马逊提及互联网行业的竞争残酷和护城河缺乏,以及其他实体书店正在推出网上书店的行业变局。如今,亚马逊一个季度的收入超过10年前美国整个图书行业一年的总收入,并在当年招股书中提及的“网上书店”模式之外,增加了Prime会员、Alexa等新技术开发和商业模式。

  中国新经济在已经证明具备创新能力之后,能否运转出可持续的发展动能和变现路径,不仅关乎二级市场能否持续买账,也关乎曾经的“独角兽”将走向昙花一现,还是最终成长为一个伟大的企业。